凯旋门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凯旋门平台

疫情之下中国动画夏至未至

关键词:凯旋门平台

日期:2022-06-12 10:26:50作者:超级管理员
我要分享

  疫情之下中国动画夏至未至疫情的蝴蝶效应正在蔓延,真实的动画产业里并没有什么童话。三周,三个月,三年,每一个时间周期都影响着无数普通人的生活。

  仅就国产动画而言,最初的单点疫情只会延迟某一家或者某几家公司作品的进度,区域性的疫情稍微影响了平台的工作计划,居家的娱乐需求反而促进了线上视频内容的发展。但当我们把时间线拉长到三年,整个动画产业及上下游受到的影响足以打击前几年 国漫崛起 带来的各方面积累。

  现金流紧张,投资款断供,平台预算收缩,生产效率下降,项目延期甚至夭折,人才流动受阻,商业化难度增加,线下大型展会归零,衍生周边供产销不通,影视化开发困难,IP 全产业链节节受阻,观众的消费需求跨过口红效应转向更为保守的刚需……在这种种挑战之下,动画人们唯一的诉求,就是 活下去 。

  就像接下来我们故事的主人公,假如现在没有疫情,动画公司老板老三应该顺利拿到了新一轮投资,和腾讯视频、bilibili 新动画项目的合作也定的七七八八,有钱有活儿,团队准备加速招聘,增加至少 20% 的制作人员,还要提前买 7 月底 ChinaJoy 的专业观众证,去上海见见老友,拓展一下游戏业务。

  src=假如现在没有疫情,视频平台打工人 Mia 大概在为暑期的动画发布会忙得不可开交,一边催各种合作方开始准备相关物料,一边给每周更新的二十部动画排期上资源,还要准备做 Q2 的工作总结和下半年的工作计划,在夹缝中安排个年假出去耍一耍。

  假如现在没有疫情,动画公司运营小 R 刚从 CP29 撤展归来,准备给线上中奖的小伙伴邮寄奖品,公司的新作动画也即将开播,跟平台配合的宣传计划会议也应该开到了第三轮,端午节的公司定制大礼包开始邮寄给合作方们,接下来要准备暑期几场大型漫展的出差计划,还要把 9-10 月的动漫校园行提上日程。

  src=假如现在没有疫情,动画公司原画师风车或许已经顺利找到了在游戏公司的新工作,准备提交辞呈结束沪漂,回老家四川发展。他会和组员一起,完成他职业生涯参与的第五部动画的全部原画工作,他会收到他去年给某游戏公司接的私活的尾款,积蓄进阶到七位数,可以开始期待已久的购房行动。

  得知所在片区即将封控是在一个工作日的早上八点多,老三公司的员工们还没上班,只有送完孩子上学早早到公司的行政姐姐第一时间收到了办公楼物业的小道消息。

  这并不是公司第一次被划入封控区,以至于在打电话告知了老三后,行政和各中层已经习惯性的开始了居家办公的相关准备。在公司全员群和各部门群里发布了通知后,行政就和就近赶来的同事开始抓紧打包电脑,叫滴滴,叫闪送,甚至自驾,争分夺秒地把它们送到没有办公设备的同事手中。万能的行政还紧急联系了附近相熟的供应商,让他帮忙留一批口罩和鸡蛋牛奶,稍晚一些做好保供包给来不及囤货的同事们一份安心。

  老三没去公司,在家里给各个部门负责人和项目负责人打了一遍电话,确认居家办公的工作内容,实际到岗情况,需要解决的问题,评估会对公司在推进的几个项目产生的影响。其中一个项目已经一延再延,老三有点焦虑,这个项目是前年公司资金出问题时,朋友帮忙介绍的江湖救急,这样老耽误上线,老三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思前想后他又给项目负责人打了个电话,让他给合作方说一声,公司所在地被疫情波及了,但是居家办公,一定加油赶进度,并嘱咐他态度要好一些。然后他又跟公司负责制作的合伙人打了电话,让他给各流程组长多交代几句,优先照顾一下这个项目。

  小 R 所在的公司办公区倒是没怎么被疫情影响过,就是偶尔有几个同事因为小区有密接短暂的离岗半个月。不过作为一个动画公司运营人,线下活动无法正常展开、快递经常在路上卡顿、合作方间歇性被疫情波及等等问题对她工作的影响明显越来越大了。同时因为公司项目合作方上下游的问题时有发生,动画项目的上线时间也一拖再拖,公司能给到运营宣传相关的预算也几乎没有,小 R 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线上文案工具人,只能发发微博微信,安抚一下粉丝,联动的合作也从大家一起搞事情变成了最纯朴的贺图 + 转发抽奖。

  和在黄金地带的老三公司对疫情封控地习以为常不同,Mia 自疫情以来只经历过一次真实的封控,那天中午点的外卖与她仅有一玻璃门之隔,她开始焦虑地不停刷朋友圈刷社交网站,希望了解外面的真实情况。

  一开始 Mia 觉得疫情并没有多大影响,只是隔三差五有个合作公司招呼说项目进度因为居家办公受到影响,需要申请延期、缩短单集时长或者短暂停更,Mia 只需要对此做一些舆论方面的风控,然后跟执行制片商量一下,多催催,不要耽误太久。

  确实就是这样,最开始是偶尔一两个项目受到影响,后来是其他的项目,如此轮回后几乎大半的项目都不能如期完成。在这样的习惯性推延中,疫情就像扇动翅膀的蝴蝶,经过三年的积累开始掀起行业的飓风。据统计,今年 1 月到 5 月底共有 30 部动画开播,基本没有 S 级大作上线,部分平台甚至尝试用动态漫填补动画区的空白,预计接下来本该热闹的暑期档也会呈低迷状态。

  档期的不稳定影响的不止是平台的计划、制作公司的回款周期,很多项目为了防止鸽后的负面影响,只能压缩预热宣传期,所以实际的播放数据和推广效果也必定大打折扣。更重要的是,现阶段各家动画公司制作的是未来 2-3 年的中国动画份额,也就是说,刚刚经历了国漫崛起后蛰伏做项目的他们,再次遭到了打击。

  这其中就有老三的公司,那个重要的项目还是再次延期了,项目负责人深夜三点多打电话过来,带着哭腔跟老三汇报,说还是无法如期交付,居家办公的沟通成本层层增加,对工作效率的影响很大,交上来的镜头品质也大打折扣。最新一集发给甲方的监制被圈出了上百条的反馈,改不完了。

  项目负责人知道这部动画对公司来说意义非凡,即使它不是预算最多的,但他的压力真的太大了。老三沉默的听着这个三十多岁兄弟的倾诉,然后安慰他说没关系,我给对方老板打个电话解释一下,你先休息,明天我们一起想办法,看看联系新的外包公司帮忙赶赶进度。

  这天夜里老三连着抽了三包烟,呛得自己一直咳嗽。项目的进度问题只是一方面,这几天他陆续联系了春节前有投资意向的几家机构,他们有的没钱了,有的要再考虑一下,有的说等疫情解封了才能开始做尽职调查,才能进一步推进。公司的现金流吃紧了,和平台新签的几个项目合同流程还没走完,款到更是需要时间,外包公司有的发票开了三个月了,钱还没给付出去,对方老板打电话来一口一个哥,他也只敢说这两天先想办法付个 50%。他知道大家都是上有老下有小,尤其是三线城市的外包兄弟,凭着信任不收钱先开工,现在一拖再拖,他心里愧疚。

  他想像个鸵鸟,只要躲起来熬过这个疫情一切就会好起来了。但每时每刻都有不同的问题出现需要他去解决,大家都没有停工,都很忙碌,但每件事情都很难正常推进。他给同行的老板打电话,咨询类似情况下他们的处理方式,打了四个电话,三个都告诉他,那怎么办呢?裁员呗,然后勒紧腰带过冬。他给平台打电话,问问能否延期以及项目款能不能先给一笔,平台的大佬告诉他,我们上市公司财务流程比较严格,起码咱得合同盖好章,开好票,我立刻去帮你催款。

  老三面对的是作为老板的屋漏偏逢连夜雨,而原画师风车的烦恼是更多普通打工人的写照,公司财务在家办公,工资已经两个月没发了;私活游戏项目暂停了,之前做好的图尾款搞不好要鸽了;他投了成都好几家游戏公司的简历,都石沉大海。风车托认识的朋友内推,朋友说内推邮箱天天满,因为大厂裁员,一下子好多人找工作,而自己公司的 JD 一半以上都是虚设,公司内根本就没有这个 HC。

  src=返乡路漫漫,风车还要每天定好几个闹钟抢点吃食和日用品。公司线上办公也不太顺利,组员老是玩消失,出活儿很慢,每天在家确实静不下心画画。他听 HR 说,最近收到了很多被游戏公司裁员的和应届毕业生的简历,平均质量比之前好了不少,用人价格也降下来了,老板说尽快安排视频面试,准备员工大换血,再挑一个不错的人来接替要返乡的他的原画组长位置,本来想开始混日子的风车突然有了危机感。

  小 R 的公司倒没有欠薪,但发薪日从 10 号到 15 号到 18 号。她寄给合作方的合同快递开始出问题,好多场原计划参展的漫展也延期甚至取消,张罗了好久的校园行肯定也进不去了。小 R 听同事说,公司下一部动画的时长已经在计划缩短,准备多用一些重复镜头和慢动作省成本。不过他也不太在意,毕竟玄机科技做的《斗罗大陆》动画从 20 多分钟缩到 10 多分钟, 行业标杆 都被吐槽烂了,有这么个靶子,他们小作品一点都不慌。

  src=就是老板会叨叨着给小 R 布置任务,让她关注关注热门的虚拟偶像和元宇宙,说公司原定的新动画项目被砍了,需要创新性业务拓展,让她搞搞调研,一周内交个 虚拟偶像项目计划书 ,还要包括预算和竞品分析。她在动画公司运营小团体群里吐槽,好几个姐妹也跟她有了同样的烦恼。 老板们可真是默契。 于是几份内容相似排版不同的 PPT 就诞生了。

  小 R 自己是非常讨厌虚拟偶像的,作为十五年老二次元她觉得现在流行的虚拟偶像都太粗糙,内容做得也很低龄。好多动画项目的主角也都做过虚拟偶像,比如《狐妖小红娘》的苏苏,一些游戏的角色比如《王者荣耀》的无限王者团、《阴阳师》的大天狗啥的。不温不火又不了了之,形式大于内容。但是她不能跟老板说这些,首先她没信心没预算做得更好,其次她也怕公司动画项目没了,转型外包,自己个小运营恐怕要面临失业危机。

  于是,各位从业者们的目的好像都因为一些不可抗力,慢慢从做好事,做好多事,变成了有事做,给自己找点事做,和活下去。企业略带迟钝的反应加上动画产业本就不短的项目周期,投射到市场上的反馈还不明显,但该来的总会来的。

  老三还是选择了及时止损,砍掉了当下必要性不大的市场运营,裁掉了部分工作效率一般的制作人员,不过他还是给到了他们 N 的赔偿,希望大家都能顺利渡过困难时期,而不是像兄弟公司老板一样找借口无赔偿裁员。剩下员工的工资也都补上了,欠外包公司的款,按照请款提交时间时间一个月以上的也都陆续给付了,毕竟裁员之后更要依赖外包了。

  付完这些钱,从平台要来的项目首款和几个合伙人家里凑来的救急款又见底了,但只要项目还在做,前三集完成之后就能收到平台的下一笔款了。老投资人那边也遇到了点瓶颈,跟他念叨要下一轮退股,听到这个消息老三还有点庆幸,老伙伴急着帮忙找接盘侠,自己下一轮融资的成功率又提高了。

  平台自然也不好过,腾讯、bilibili、阿里巴巴、爱奇艺都裁员了。平台主导的动画项目们也是要么砍预算要么砍宣传费用。以前线下搞个漫展大几百万,搞个开播发布会大几十万,搞个商场快闪行为艺术大几十万,买个大屏幕放个无人机大几十万,现在都应不搞尽不搞了。

  src=但领导跟 Mia 说,夏天的发布会也不能弄得太难看,虽然去年的发布会,片单也有一半是发过的老项目,但今年到现在为止,新项目屈指可数,连海报的影子都没有。动画公司真的没产能,做不出来,接不过来。以前还有些做了一半的项目可以直接买过来,现在都像嗷嗷待哺的鸟儿,等着平台牵头儿,大家都不想独自承担成本和风险。平台想要再扶持一批以前的小外包公司,签项目整包,这样便宜又听话,Mia 们和商务的同事天天翻着公司 IP 库开会,一定要在暑期发布会凑足片单,即使他们知道两年内这些作品都很难上线。

  src=小 R 运营的虚拟偶像倒是上线了,斥资一万八,微博 Official 都发起来了。她向老板申请招一个动捕演员直播,老板说: 现在整得就挺好的,小 R 你年轻有活力又懂,你自己来捕就行,新人我不放心。 小 R 偷偷翻了个白眼,又不涨工资,还要多做一份活儿。

  结果隔天公司的 HR 就在群里发通知,说共克时艰公司降薪到 80% 了,理由是办公效率低,大家 kpi 和 okr 完成度很差,所以统一调薪。小 R 陷入了纠结,这要是离职了,疫情确实不好找工作,干脆多试试虚拟偶像,之后还可以凭借这方面的经验跳槽入行元宇宙。想到这里,她把最新一条微博转发到朋友圈,配文 我们进军元宇宙啦~ [ 微笑 ] ,老板给她点了赞。

  风车没有被裁员,也没有找到工作。他决定暂时放弃回老家发展的想法,毕竟现在的工作给了人到中年的他熟悉和安全感,他在逃避改变生活后的未知未来。做动画也挺好的,他安慰自己,毕竟没那么卷,大神没那么多,自己的中等水平也混得还可以。他在一个游戏群里看到了吐槽全国游戏公司的 excel 文档,里面领导问题、加班问题、薪资问题、项目问题等等帮他找好了无数个不跳槽的理由,虽然好多公司他投简历和面试也并没有通过。

  端午已过,夏至在即,疫情一向对盛夏有所畏惧,但每年最热闹的动画暑期档还是要变冷清了。产业链各环节的收缩,对中国动画的影响逐渐显现,下半年依然充满了不确定性。

  比如网文改编会更坚定地成为平台和动画公司的偏爱,企业抗风险能力下降,招人挖人更谨慎,产能也就更紧俏了。比如原创动画更难了,这也意味着动画公司们几乎不再具备 IP 产业链开发的权限和条件,虽然本来也是尝试,做得也并不好,但起码有一定的想象空间。

  整个动画产业的环节加速向更细分更专业化的方向进化,做好一件事活下去,而不再是做好多事画饼骗投资。相应的,融资更难了,单纯财务性投资回报低,战略性投资锁产能的必要性下降,头部动画公司们的上市计划也要搁浅了。不过自然也会有喜欢追概念的公司不甘心掉队,他们尝试虚拟偶像,他们入局数字藏品,他们 all in 元宇宙。

  src=夏至将至,祝大家都有美好的未来。夏至未至,新一轮的产业寒冬才刚刚开始。